机床换新更高端更智能

阅读数:193 文章来源: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24-05-14

日前,国务院印发的《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的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重点将实施设备更新、消费品以旧换新、回收循环利用、标准提升四大行动。《方案》从政策层面对节能降碳、超低排放、安全生产、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的设备给予支持,机床行业迎来明显利好。
从机床行业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方案》将带来多大影响?如何疏通机床“以旧换新”堵点?国产机床企业怎样才能搭上这波“东风”?

激发行业活力
过去一年,机床行业受国际环境、地缘政治及下游装备投资乏力等因素影响,全年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同比有所下降。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3年,机床工具行业完成营业收入10974亿元,同比下降10.3%,行业实现利润总额1132亿元,同比下降35.8%。
在此背景下,《方案》的发布,无疑给机床行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会长毛予锋表示,每次设备更新行动都对我国机床产业和消费市场的建立与发展壮大起到重要促进作用。2009年设备更新行动使我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机床生产国和消费国,还奠定了数控机床产业基础,培育出一批以数控机床为主打产品的企业和产业集群。本轮《方案》是在中央提出发展新质生产力、推进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推出的,必将发挥更大作用,可以说是升级版和加强版。预计到2027年末,至少累计新增千亿元的机床类产品需求。
具体来看,四大行动都会影响机床行业的运行与发展。毛予锋分析,设备更新行动最直接、最有效,涉及大批量采购机床产品;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属于需求侧的新动能,可预见随着消费品销售增加,相关消费品上游制造环节也会产生新的设备更新或者添置需求,进而带动机床产业销量提升。
他表示,回收循环利用行动的作用比较间接,主要是前面两项行动中少部分旧机床产品涉及改造和二次利用;标准提升行动既是保障措施,又是发展目标,保证本轮设备更新和以旧换新是面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提升行动。
机床是生产工业装备和构件的设备,是实现制造技术和装备现代化,承载新质生产力服务中国式现代化的“工业母机”和“技术基石”。北京标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谭晓东认为,当前,我国传统机床行业精密化和数控化水平偏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工业高质量发展。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机床行业迭代换新既是前提和重要抓手,也是提升工业产品品质和生产能力的重要基础。
资本市场对《方案》带来的效果也持十分乐观的态度。中泰证券分析称,国内上一轮机床消费高峰在2011年至2015年,按照8年至10年的更新周期,2019年至2025年大批存量机床将进入更换周期,判断本次中央政策未来将会陆续出台细则,有望鼓励国内制造业采购国产机床。在更新周期叠加政策催化下,国产“工业母机”企业有望充分受益。
  打通堵点难点
《方案》在破解企业设备更新的难点、堵点方面,部署了一揽子政策安排,为推动加快工业领域更新形成规模效应提供保障。
目前来看,尽管我国老旧机床更新需求正处于拐点,但机床企业参与以旧换新的意愿还不够强烈。国家机床产品质量检验检测中心(山东)主任郭峰分析,一方面是参与以旧换新收益明显低于制造新产品的利润;另一方面是缺少专业的服务平台,这导致废旧机床残值评估、旧规格零配件采购、修复成本控制、旧机床改造/再制造后的销售等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进而产生较大风险。
为解决上述问题,郭峰建议,加强政策引导,尽快制定相关政策实施细则,完善税收减免、财政补贴、金融等配套措施,让以旧换新、循环再制造的理念在机床行业形成共识。同时,搭建一个集废旧机床残值评估、旧规格零配件采购、物流运输、试验平台和财政补助兑现等功能于一体的服务平台,降低换新风险。
“不同于消费品以旧换新,机床装备大规模设备更新,需要更长的产业周期、更大的社会投入、更高的市场化能力。”在大连光洋科技集团董事长助理江世琳看来,作为不同应用领域、不同加工对象的共有共用生产工具,机床装备大规模设备更新一定是围绕其下游市场产业需求展开的,多样化的市场需求必然要有多样化的更新路线,但如何界定更新、如何激励更新、如何评价更新,这些都是今后亟需进一步研究和厘清的问题。
毛予锋表示,作为升级版,《方案》一定要围绕面向高质量发展构建新质生产力的主线来安排相关政策落地,解决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用好和加强已经取得良好行业反馈的高端数控机床技改管理政策措施,做好产品标准升级,完善招投标制度。同时,在执行中,要时刻关注投资方向、效能和条件能力,避免盲目投资、虚假投资和重复建设。
  提升高端机床比重
从机床企业角度来看,要抓住此次换新机遇,关键是找准换新方向。设备更新并不是简单的同类产品置换,而是更高端、更智能、更环保的需求升级,是新质生产力的重要一环。
“未来,以数控机床为主打产品的企业将普遍受益,其中高端数控机床获益更大。而掌握核心技术、具备完备产业链供应链生态、自主化程度高的企业将成为参与本轮《方案》的主力军。”毛予锋说,《方案》提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超过90%、75%”,单从数控机床规模增量看就翻了一番多。
“要坚持市场化发展,尊重产业发展规律,扎实研判下游产业机遇,设计好机床装备大规模更新的一揽子落地办法和政策工具箱,稳定并增强不同经营主体的发展信心。”江世琳建议。
毛予锋表示,结合对质量要求的落实,机床行业的产品主体有望实现从数控机床向高端数控机床的重大转变,供给能力得到极大提高。有能力的企业可以在基础具备的条件下,努力增加高端数控机床产品的比重。
对此,郭峰亦深表赞同。他表示,以旧换新政策实施将进一步激活机床行业的技术创新,加快国产机床高端化、智能化、网络化、柔性化发展进程,进而提升国产机床精度保持性、可靠性和可修复性。需要注意的是,在此过程中,要加快完善机床标准化体系,制定修订一批智能化、数字化、再制造等方面的标准,对接国际标准,填补空白,提高国际标准的转化率,以高标准机床制造体系助力技术创新,引领产业高质量发展。
加大创新力度,机床行业企业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谭晓东表示,推动我国机床产业迭代升级,当务之急是要结合机床产业的发展特征和发展趋势,加强机床行业基础研究,充分调动“政产学研用金”各方要素,共同围绕机床精密性、智能化、低能耗等共性关键技术开展联合攻关,在国家重大研究计划和重大研发项目上加大科研项目立项倾斜。在此基础上,还要加大政策、资金扶持力度以及复合型人才培养,为大规模设备更新提供坚实支撑。(刘 瑾 沈 慧)
来源:经济日报